分类:成语 / 故事 / 国学 / 作文素材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三盗夜明珠


2022-05-09 10:58:12 故事



东方珠宝店

一辆黑色的“雪铁龙”轿车沿上海黄浦江岸边飞驰。

十分钟后,这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南京路“东方珠宝店”门前。车门打开,走下一位少妇。她轻启樱口,娇滴滴地说道:“老爷子,东方珠宝店到了。”

随着喊声,轿车内钻出一个银须飘飘弯腰驼背的老头,这老头虽然老态龙钟,却是衣饰华丽,满身富贵之气。那少妇蛾眉杏眼,肤色白腻,修长的身材穿了一件淡绿色旗袍,犹如亭亭玉立的潇湘竹,在她的容光照耀之下,所有的人都显得黯然失色。

这一对老夫少妻相搀相依,慢慢踏上麻石台阶,向“东方珠宝店”营业大厅走去。

那少妇进了东方珠宝店,立即被琳琅满目的各种珍宝所吸引,嘴里不断发出“啧啧”声。东方珠宝店英国店员罗伯特·卡吉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妇搀扶着一个老头走进营业大厅,不由吃了一惊。

那老头落座,满脸不悦之色,用手中的拐杖将地板捣得“咚咚”响,叫道:“喂,史蒂斯先生呢”

罗伯特·卡吉凝目细瞧,见那老者虽然是风烛残年,却是雍容大度,端坐在紫檀木八仙椅上,有一股盛气凌人的威严。卡吉不敢怠慢,慌忙赔笑道:“老爷,太太,您二位——”

那少妇闻听,圆睁杏眼,嗔怒道:“啊哟,这珠宝店当真是好大的气派呀,连蒋老爷子也认不出来啦。”说着,右手朝卡吉左肩轻轻一拍,又道:“你这小娃子,眼生得很哟,老娘怎么没见过你呀”

她虽是轻轻一拍,只拍得卡吉左肩又痛又麻,又闻到她香气袭人心脾,不由得神魂颠倒,连声地应道:“蒋太太,小的不是,您多包涵,您多包涵。”遂又高声叫道:“波可,波可。”

卡吉手忙脚乱,急忙泡上杭州龙井茶,恭恭敬敬地招待“蒋氏夫妇”。波可听到喊声,如飞而至,问道:“卡吉,你有什么吩咐”

卡吉说道:“快打电话给老板,告诉他蒋老先生来到。”

不多时,史蒂斯满面春风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哈哈”笑道:“失迎,失迎,真是失迎。”近一瞧,不觉惊奇,原来竟不相识,他顿时语塞:“二位是——”

“蒋氏夫妇”含笑不语,目不转睛地望着史蒂斯。但见这位英国大富商年龄50多岁,高高的鹰嘴鼻,突出的颧骨,深陷的眼窝中有两颗溜圆的蓝眼珠,显示出亿万富翁的精明和威严。

“蒋老头”轻咳一声,慢悠悠站起,朝史蒂斯拱手一揖,说道:“老夫姓何,借蒋兄面子,特来拜见史蒂斯先生。”

话音刚落,那少妇递过一张精致的名片。史蒂斯满面疑惑之色。接过名片细看,方知此人名叫何承天,乃是国府要员何应钦的堂叔,中国有名的大富豪。史蒂斯顿时眉开眼笑,急忙还礼,说道:“久闻何老先生威名,今日初识尊范,我备感荣幸!”

何承天听他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知他是个中国通,笑道:“史蒂斯先生客气了,老夫来宝店造访,多有叨扰,请先生见谅。”他朝那少妇一指,又道:“这是我的六姨太,名唤巧姐儿。”

少妇盈盈一笑,说道:“先生,巧姐儿给你施礼啦。”她说话时,秋波传神,风情万种,自有东方美女的神韵和风姿。

史蒂斯细细打量巧姐儿一眼,不由得心先自酥了,暗道:“东方美女,江南佳丽,果然名不虚传。西洋如何也挑不出这等美貌的女子来。想不到何承天老朽半死的样子,竟有如此艳福。”

史蒂斯正想得出神,忽听何承天道:“先生,老夫此行,有要事与阁下洽谈。”他斜目瞧了卡吉一眼,欲言又止,“这——”

史蒂斯何等精明,急忙朝密室打了个手势,说道:“何先生,巧姐儿,请。”

三人进了密室,何承天对巧姐儿说道:“巧姐儿,把宝贝拿出来让史蒂斯先生瞧一瞧。”

巧姐儿笑道:“老爷子,这宝贝有我的一半,卖了好价钱要下到我的户头上。”

何承天微笑着应道:“可以,可以。”

巧姐儿边说边打开个小巧玲珑的手提包,取出两颗“翡翠白菜”。

史蒂斯在鉴别金银珠宝上是个大行家,一见到“翡翠白菜”,便知是真货,立时睁大了眼,惊呼道:“翡翠白菜!”伸手就要去拿。

“慢!”何承天手中拐杖突然一挥,恰好挡在史蒂斯和巧姐儿两人的手中间,笑道:“先生观过,请当面将价钱言明。”

史蒂斯满面堆笑地说道:“何先生一言为定,我照付不误。黄金、白银、美元、英镑,两位任意挑选。”

何承天夫妇二人闻听,喜不自禁,相觑点头微笑。

史蒂斯小心翼翼接过两颗“翡翠白菜”细细观赏,“白菜”为绿叶白心,晶莹透亮,菜心上落有一只绿色的蝈蝈,叶旁还飞着两个黄色的马蜂。这两颗“翡翠白菜”是慈禧太后棺中的葬品,价值连城。史蒂斯手捧“翡翠白菜”激动不已,嘴里惊赞道:“好宝,好宝!”

何承天笑了笑,收回“翡翠白菜”,轻声道:“史蒂斯先生,老夫不惜倾家荡产,历尽千险万苦,收藏了这两颗‘翡翠白菜’,阁下究竟愿出多少钱啊”

史蒂斯毫不犹豫,伸出五个手指头,笑道:“黄金!”

何承天问道:“5万两”

史蒂斯摇摇头。

何承天瞪大了眼睛,又问道:“50万两”

史蒂斯又摇摇头。

何承天惊叫道:“500万两”

史蒂斯微笑着点点头。

巧姐儿拍手大笑,撒娇似的摇了摇何承天,说道:“老爷子,我分300万两。”

何承天“呵呵”笑道:“可以,可以。”说着,又拿出一颗半块珠子来。

这一下,史蒂斯更是惊奇不已,这半块珠子正是慈禧太后死后口中含的夜明珠!这颗夜明珠含在慈禧嘴里,使她死后20多年尸体不化。这颗完整的夜明珠分开是两块,合拢起来则透出绿色寒光,夜间在百步之内可以照见头发。东陵盗墓案发生后,孙殿英为了推脱罪责,暗托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将这颗夜明珠送给了蒋介石,蒋介石将夜明珠钉缀在宋美龄的一双舞鞋上,舞鞋被盗,这颗夜明珠便无影无踪了。史蒂斯来到中国后,在一个珠宝商手中花500万两黄金买到这颗夜明珠的其中一半,今日见到另一半,怎不令他惊奇万分!

何承天见史蒂斯惊得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呵呵”笑道:“史蒂斯先生,老夫用两颗‘翡翠白菜’换你另一块夜明珠如何要不然我就全卖给你算啦。”

史蒂斯闻昕,醒过神来,心中暗道:“莫非这人此来,为的就是我收藏的那半块夜明珠如果这老儿手中是真珠,只要踏入我的地下室,就别想活着出来。别说你是何应钦的堂叔,就是蒋介石的老子我也不放过!

史蒂斯打好主意,笑道:“这两颗‘翡翠白菜’我敢断定是真宝,至于这块夜明珠嘛,我可不敢妄自评价,只有两块宝珠合在一起,才能判别真伪。”

巧姐儿笑道:“啊哟,史蒂斯先生如此一说,我老爷子手中这块珠子难道是假的不成请您将另一块珠子拿出来一观,不就成了。”

史蒂斯说道:“何夫人,这颗夜明珠非同寻常,岂能放在这柜台之中任人观赏”

巧姐儿问道:“先生珍藏何处”

史蒂斯答道:“在地下室保险柜内。”

何承天闻听“地下室”三个字,立刻脸色大变,收起半块珠子,说道:“算啦,算啦。卖掉‘翡翠白菜’,夜明珠之事算啦。”

史蒂斯早就料到何承天不愿意去地下室,眼看就要到手的宝物,怎能放过今日孤注一掷,只要这老头儿进了地下室,“翡翠白菜”和夜明珠全都抢在手中,这位美女也归我史蒂斯啦。他“哈哈”一笑,说道:“何老先生,稀世珍宝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你若错过今日良机,何处去寻真假夜明珠,你我难辨,何不与我地下室一观。双珠璧合,真珠一颗,我就换回两颗‘翡翠白菜’,黄金500万两,敝人奉送。巧姐儿,你意如何”

巧姐儿早就被史蒂斯说得动心,娇滴滴地说道:“啊哟哟,我的老爷子,今天你怎么啦双珠璧合,难得奇观,莫非你想把这半块夜明珠偷送给四姨太还是送给五姨太我不,我偏要这颗宝珠。你若不让我去看夜明珠,我就嫁给史蒂斯先生当洋太太去。”史蒂斯听她吐音清脆,妙语连珠,风俏飞荡,不由得心猿意马,几乎不能自己。

何承天如何能受得了女人撒娇,面呈为难之色,有气无力地说道:“好吧,史蒂斯先生,劳驾你陪我二人辛苦一趟。”

史蒂斯大喜过望,与巧姐儿搀扶着何承天慢慢地向地下室走去。

三人坐电梯来到地下室。第一道铁门前有四个持枪的英国巡捕在守卫。史蒂斯命令道:“打开铁门,我去总库。”其中一名巡捕立正敬礼,答道:“是!”按动电钮,铁门徐徐打开。三人进去后,铁门自动关上。走有20多米远,又是一道铁门横在眼前,这里仍有四个持枪巡捕守卫。史蒂斯走近,绿灯一亮,铁门自开,如此过了三道铁门来到总库。

在这不到200平方米的总库里,整整齐齐排列着20多个保险柜,其中有一个白色的中型保险柜。史蒂斯走近保险柜,慢慢拨动密码,掏出随身携带的钥匙,“咔”的一声将保险柜打开,里面装满奇珍异宝,琳琅满目。可宝物虽多,却没有一件能与“翡翠白菜”相比的。

史蒂斯小心翼翼捧出一个锦盒,取出一颗珠子来,与何承天手中那颗珠子一模一样。他伸手按了一下电灯开关,地下室顿时漆黑一团。两半块珠子合拢,一道绿色寒光闪过,满室光华耀眼,三人同声惊叫道:“夜明珠!”史蒂斯激动得“哈哈”狂笑,忽觉得右肩一痛,胳膊酸麻无力,软绵绵地垂了下来。他老于世故,心中明白自己着了人家的道,刚想叫喊,颈后一麻,何承天又点了他的“哑穴”。史蒂斯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糟糕,糟糕!我这个西洋富翁竟上了中国人的当!”

何承天双眼犹如两柄利剑直射史蒂斯,恶狠狠地说道:“先生,现在请你规规矩矩将我二人送出东方珠宝店,若耍花招,别怪我心毒手狠。”说完,伸手在保险柜里拿出一块金砖,言谈之间,单手竟将金砖捏扁。史蒂斯见状又惊又怕,心中暗想:“我若与这老者为敌,肯定非死不可。”

何承天又道:“我劝你还是不要为半块夜明珠而毁了前程,导致亿万家业付诸水流。何况夜明珠原是中国国宝,理应归中国人所有,先生心明如镜,我就不再多言了。”

巧姐儿突然改口称道:“三哥,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这地下室戒备森严,机关暗布,只怕这洋老板伸手之间,我二人插翅也难逃走。”

何承天说道:“史蒂斯先生,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是何承天,本人姓凌,名少飞,号称中国第一飞盗,她是我师妹薛丽萍。我二人今日出了东方珠宝店,任你随意报警。现在必须委屈你一会儿。”说完,又点了他“左肩井穴”。

史蒂斯大惊失色,凌少飞是当世中国闻名侠盗,哪有不知之理现在落入他的手中,乃是自取其祸,眼下只有在出地下室之际,见机行事了。

凌少飞早已看透了史蒂斯的心思,并指在他的肋骨下“中府穴”轻轻一点,直痛得史蒂斯浑身颤抖不止。凌少飞说道:“先生,这是轻的,你若不老实,我对你也不客气了。”说完,又在他“巨阙穴”轻轻一点,史蒂斯周身百脉奇痛彻骨,浑身关节劈啪乱响,犹如万箭钻心。“巨阙穴”乃是人身三十六道大穴之一,点穴人下手稍重,人便昏死,史蒂斯如何受得了,不由自主地软倒下来。苦于他被点了哑穴,痛得死去活来,张大了嘴就是叫不出声来。

凌少飞伸手一拍,史蒂斯身上疼痛渐消,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冒出来,只好老老实实点了点头,领着二人出了地下室。

乔·史蒂斯被凌少飞点了“哑穴”和“肩井穴”,毫无说话和反抗能力,眼睁睁看着凌少飞和薛丽萍钻进“雪铁龙”高级轿车,“嘟”一声跑得无影无踪。他呆呆地站在东方珠宝店停车场,心中想记下轿车车号,可看了半天,哪有车牌

史蒂斯暗恨自己万万不该将凌少飞和薛丽萍二人引入地下室总库,以至自食其果。这是大意失荆州啊!他神色悲伤,情绪极坏。他想到了那两颗“翡翠白菜”,想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夜明珠,双珠璧合,寒光齐射,光华耀眼,这才是价值连城的奇宝!被凌少飞轻而易举地盗走了,不,是自己给他的,送他走的。他说不清心里到底是啥滋味,他想到自己从一个普通商人成为英国著名亿万富翁,又想到自己在中国的名望,此时只觉得自愧、羞惭、愤恨。突然,他心中狂叫起来:“不!这颗夜明珠是我的,应该属于大英帝国!我要与凌少飞斗,夺回夜明珠!”

他在绝望和羞愤中挣扎、怒吼,过分的激动竟使他昏了过去。

哈利大侦探

一架银白色的专机黎明前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

英国著名大侦探彼得·哈利和他的得力助手托马斯·杰克、私人厨师克拉·德斯一行三人一起下了舷梯。

史蒂斯在机场恭候已久,他看见哈利侦探步下舷梯,急忙迎上前去,二人相觑良久,默默无言,连最起码的拥抱礼节都没有。史蒂斯眼含热泪,几乎就要流出来。哈利侦探轻轻摇了摇头,双臂一张,做了一个毫无办法的夸张动作,又在史蒂斯左肩上轻轻地拍了拍,和他一起钻进一辆白色的高级轿车。

东方珠宝店二楼议事厅,迎接哈利侦探的宴会就在这里举行。哈利侦探烟瘾极大,酒量更是惊人,中国茅台酒喝二斤不醉。今日例外,他婉言谢绝了史蒂斯安排的酒宴,只要了一壶龙井茶和两包云烟。

史蒂斯邀请了上海几十位知名人士前来与哈利侦探会面,有《东方报》记者白嘉铭、华丰银行行长吴耀全、东方大商场总经理孙志成、英国巡捕警官安雷多斯·韦斯特……客人到后,史蒂斯一一介绍,落座抽烟呷茶。

“哈利侦探到来,我不胜荣幸。”巡捕警官安雷多斯·韦斯特立身而起,首先说话。他虽然在这非官方的私人酒会上发表个人见解,仍然挺胸昂首,保持着他军人特有的威严和气势。“阁下,请恕我无能。盗贼凌少飞武功高强,神出鬼没,英租界内数次被盗,均是该贼所为。我带领巡捕数次追捕,也没有抓到,东方珠宝店夜明珠被盗,震惊中外,阁下如能破获此案,捉住凌少飞及其同党,我大英帝国的威名将威震上海!”

哈利侦探“冷冷”一笑,双目如电直射韦斯特,问道:“韦斯特警官,你到中国多少年了”

韦斯特闻听一怔,实在感到莫名其妙,我来中国多少年与夜明珠一案有何相干可又不得不答,只好如实说道:“5年。”

哈利侦探又问道:“飞盗凌少飞是何等模样多大年纪是男是女”

韦斯特顿时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这个……”他连说五六个“这个”,到底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华丰银行行长吴耀全站起身来,朝哈利侦探拱手一揖,说道:“哈利侦探名扬世界,敝人如雷贯耳,今日初识尊范,吴某三生有幸。”哈利侦探闻听,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

吴耀全心中老大不愉快,这洋侦探怎的如此无礼、目中无人既已站起,不得不将话说完,他轻咳一声。又道:“飞盗凌少飞我亲眼见过。”

一言未了,只听哈利侦探说道:“好,你细细讲来。”

“去年中秋之夜,我正在书房写字,忽听身后沙发有轻微的响声,待我转过身来一看,大吃一惊,一个中年大汉正坐在沙发中。此人肥头大耳,满脸短须,相貌凶恶,面含杀机。我的书房门口有两个保镖站岗,竟不知他是何时进来的”吴耀全脸显恐慌之色,好似那凌少飞就在他跟前一样。他接着说道:“此人正是凌少飞。他向我借3000两银子,说是有急事要办,10天后如数归还。当时我保命要紧,别说借3000两,就是自给3万两也得给。我立刻开了3000两银票给他。他说了声10天后见,便从容地走出了书房。10天后,我的书房里果然有他归还的银票。”

哈利侦探闻听,轻轻地点点头,仍是端坐在椅子里,一言不发。

东方大商场总经理孙志成短粗身材,是个有名的老色鬼。吴耀全刚说完,他便抢着说道:“吴兄此言差矣,凌少飞是个少年娃娃,怎的会变成中年大汉三个月前,我花500两银子买了个小妞,洞房花烛之夜被凌少飞抢走啦。我看得清清楚楚,凌少飞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刀疤脸,两颗包牙外露寸余,模样甚是怕人。”

哈利侦探问道:“此话当真”

孙志成拍着胸脯说道:“千真万确,一点都假不了!”

《东方报》记者白嘉铭耐心听他们讲完,直笑得前俯后仰。他轻蔑地斜视了吴耀全和孙志成一眼,说道:“众所周知,花旗洋行被盗,韦斯特警官率人追捕,我恰遇凌少飞慌忙逃命,迎面相撞。就在此时,敝人抢拍了一个镜头。哈哈,哈哈,凌少飞啊凌少飞,你再也飞不了啦。”

白嘉铭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相片,又道:“诸位请看,这就是凌少飞。”相片上是一个满面皱纹的老太婆正慌慌张张奔逃,身后影影绰绰是韦斯特警官在追捕。孙志成不以为然,问白嘉铭道:“老弟,花旗洋行被盗,《东方报》先声夺人,抢发新闻,为什么没有配上凌少飞这张照片”

吴耀全冷冷地说道:“可笑可笑,闻名全国的大飞盗竟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婆,简直不可思议。像这样的照片,敝人在南京路、老汇路一天之内可拍千百张。”

白嘉铭脸涨得如同猪肝,心中大为恼火。高声嚷道:“吴行长和孙经理所说中年大汉、少年娃娃又该如何解释我这张照片真假虚实,有韦斯特警官作证。”

韦斯特警官只顾听他们讲述与凌少飞的际遇。如坠五里雾中,当白嘉铭叫他作证的时候才醒过神来,不由得尴尬地用手拍了拍西瓜似的大脑袋,语无伦次地说道:“这个……这个……”

史蒂斯觉得吴耀全、孙志成和白嘉铭三人说的都是胡扯八道,凌少飞明明是个白须老头,怎的忽而是中年大汉忽而是少年娃娃忽而又是老太婆他想张口辩论,又觉不妥。吴耀全、孙志成、白嘉铭三人已争得面红耳赤,如果自己在中间再搅混,那就更成一锅粥了。他看了看哈利侦探,只见他镇定如常,嘴角上飘浮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两眼闪耀着锐利的光芒,似乎要洞穿每一个人的胸膛。

史蒂斯怕吴耀全三人伤了和气,笑着说道:“三位见到三个凌少飞,哪个真假,实难断定。诸位已知,盗走我夜明珠的凌少飞是个白须老头,由此可见,凌少飞嘛,这个……这个……”

史蒂斯说来道去,反倒越说越糊涂,众人本来听得又惊又奇,此时更是诧异纳罕,心下琢磨:“难道凌少飞真的会变不成”

突然,哈利侦探“哈哈哈”大笑起来。议事厅众人如梦方醒,才想起今天的主要人物哈利侦探还没有讲话。于是,所有的目光一起向他望去。

哈利侦探弹了弹烟灰,站了起来,耸耸肩,两眼扫视一下议事厅所有的人,微笑道:“诸位,敝人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久闻贵国乃文明之邦,风景秀丽,人杰地灵。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议事厅内多数是中国人,闻听哈利侦探如此赞美中国,不由得热烈地鼓起掌来。

哈利侦探点头致谢,接着说道:“飞盗凌少飞乃人间俊杰,虽然敝人不曾与之相识,但听吴行长、孙总经理、白记者三人所谈,我已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凌少飞到底是何等模样的人,敝人不敢妄自断言。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吴行长、孙总经理、白记者三人和史蒂斯先生见到的凌少飞,都是真正的凌少飞。”

众人闻听,惊得面面相觑。哈利侦探稍一停顿,继续说道:“诸位,东方珠宝店夜明珠被盗案,轰动中外,我此行中国,与凌少飞难免有一场生死较量。我身为侦探,又负史蒂斯先生重托,万望诸位鼎力相助。”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哈利侦探请放心,我们一定鼎力相助。”

众人话音刚落,只见孙志成又站了起来,他人胖性急,抢先说道:“诸位,诸位,依敝人之见,凌少飞早已逃出上海,找了一个偏僻的山村隐藏下来。”

他这样一说,随即有人附和道:“孙总经理高见!”

吴耀全与他的看法又不同,说道:“凌少飞盗了夜明珠,及时逃离上海,这不容置疑。依敝人的推断,凌少飞已过了广州,逃到了香港。”他的这一推断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

白嘉铭则不以为然,说道:“夜明珠是国宝,翡翠白菜价值连城,有这二物,千百个凌少飞吃不完花不尽,金钱、美女、洋楼任意挑选。他不远走高飞,更待何时香港虽然繁华,乃是弹丸之地。东京、巴黎、华盛顿、马德里、华沙这些著名大都市,哪一处他不能安身退一万步说,凌少飞脑袋再笨也不会藏在中国乡下的红薯窖里,他总不能蹲在红薯窖里啃夜明珠,也不能吃那两颗翡翠白菜吧”

众人闻听,都知他讥讽孙志成,不觉哄然大笑。

孙志成尴尬之极,指着白嘉铭怒道:“你,你恶语伤人——”

“孙总经理请原谅,白某信口开河,说笑而已,请勿见怪。”白嘉铭一边赔礼一边继续说道。“孙子兵法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史蒂斯先生和哈利侦探在中国誓与凌少飞一见高低,决一死战,说不定凌少飞带着夜明珠早逃到伦敦去啦。”

众人闻听他这句话对哈利侦探暗含讥讽之意,不由变脸失色,暗暗为他担心。

哈利侦探毫不在意,缓缓立身而起,笑道:“白记者的见解果然有独到之处。不过,你的见解恕我直言——错了。”

“错在何处”白嘉铭不甘服输,反问道。

哈利侦探接着说道:“方才我已说过,凌少飞乃是人间俊杰,他盗了夜明珠,没有藏在乡下的红薯窖里,也没有逃到香港,更没有远去东京、巴黎、华盛顿、马德里、华沙或伦敦,而是还在上海。”

议事厅内众闻听,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哈利侦探明知众不相信他的话,故意说道:“诸位,如若大家信得过我哈利,三天内我一定把凌少飞请到东方珠宝店议事厅和大家见面。”

史蒂斯闻听要把凌少飞请到议事厅来,立刻脸色大变。他是知道凌少飞的厉害,点穴之苦至今记忆犹深。请凌少飞再来东方珠宝店,岂不是再次引狼入室众与史蒂斯的想法又不相同,虽然不相信哈利侦探能请到凌少飞,但又愿他能成功,一个中国飞盗和一个英国大侦探会面,而又是为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谁不想一睹为快

白嘉铭兴趣更高,手舞足蹈,这一爆炸性新闻由他发出,《东方报》要发大财啦。他连声叫道:“高明,高明!哈利侦探有用得着白某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韦斯特“刷”地站了起来,挺胸立正,昂然答道:“是!一定保证凌少飞的安全!”白嘉铭笔走龙蛇,霎时间已将寻启事拟好,递给哈利侦探。